2017-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表示鸭梨很大。

身为一个画手,我已经很久没画图了。这、这太悲剧了对吗。。。。?
亲爱的画笔,我,你。。。?

刚被学生会折腾完所以下面写的会很混乱大家别在意。。。??

近期目标:
ST-全员练习/狗耳舰长/少年舰长
WhC-NealNealNeal
还有我想画Ewan我。。。我现在真是爱死他。。。救命!!!?
百休酱你可得负责。。。!!?(别怪别人好吗

哦,对了,为了看Norman和Sean我特地看了三集Charmed。。。!!!
他们可文艺了,混蛋。。。看得我好不适应!!
Norman演的又(?)是。。单身父亲。。。口胡你们故意的是吧!!!!?
当年(?)看Ten Inch Hero里面Sean那个单身父亲就把我萌的可死去活来。。。。小LOLI太赞!!!?
可恶我明明不控单身父亲这型的TUUUT我这是咋了。。。

看完了Sin City,Bruce叔和Nancy太棒!!!!很是我的爱!?(完了我现在喜欢大叔小姑娘这种CP了?可要命

还看了Ewan和George的瞪着羊的人(直译没有误),虽然大家给的评价不高但是我看得可欢欣OTL

我想想我还看了啥么。。。似乎没了TVT哦漏。我看片的速度下降了。。。


摔笔我现在的萌点怎么都那么诡异!!!!?


醒目长期求Wolverine/Cyclops,Nite Owl/Rorschach同人,中英文皆可。(你够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重看X-MEN啦!

队长啊啊啊啊啊啊嘤嘤嘤TUT(悲催脸
重看一遍果然是正确的!更多JQ!更多EYE F*CK!(他们没有这么做好吗)
呜呜呜呜JM你可美!你可美!!!!!

呜呜呜!万恶的编剧还我队长!

[Star Trek]标题未定

上现代汉语课闲着没事写着玩的。(可恶,说真的,我原本不是个画手吗!!?
本来写在本子上的是英语,但是我觉得要是直接发上来肯定没人看,再说我的英语其实可糟糕,我、我不丢人现眼。
变小和动物化的梗。
谁叫姑娘们总是这么对大副,我的内心一直想看舰长那。


鬼才知道他吃进去的是什么玩意。总之,James T. Kirk舰长现在是个长着狗耳和狗尾巴的小孩儿。幸好,脑子里面还是那个样。

“冷静点,Bones。你用不着担心,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冷静’?Jim!你下去的时候还是个28岁的成年混球,上来后就变成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更别提那该死的耳朵和尾巴!你让我怎么想船员们交代?”
“Well,”Jim瘪瘪嘴,“跟他们说实话呗。虽然我变成这样,但我还是James T. Kirk。我头脑清晰,有能力做出决断,不管你怎么说,告诉他们我还是那个舰长——就是矮了点。”
“啥?现在你要是走上舰桥都能引起恐慌,你信不?”
“为什么呀,Bones?你总不能一直把我关在这儿吧。”
“对,我才不会这么做。我是个医生,不是个保姆。我才不想在医务室看孩子。”McCoy瞪了Jim一眼,“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就是‘叫Spock过来’。他总是知道怎么处理你惹出的这些个麻烦事。”

“我不得不说,舰长,你试图以现在的形象回到舰桥是非常不符合逻辑的。”
McCoy带着一副“我说什么来着”的表情得意洋洋的看向Jim。
“哦,得了吧,Spock!船员们都知道我回来了,我要是不去舰桥他们会担心的。”
“和在这里留守相比,回到舰桥是极其不明智的选择。”Spock说道,完全忽略了Jim的小声抱怨。“我认为在找出解决办法之前你最好遵循医生的建议。”
“我很高兴我们在对待Jim的问题时总能保持一致,Mr.Spock。”McCoy朝Spock点点头,然后把Jim推回床上——轻而易举的。
“现在我将会接管指挥权,而你,舰长,听从医生的一切命令。”Spock作出结论,转身离开。
“Bones。”Jim瞪着McCoy,“你瞧瞧你做的好事。”
“就像瓦肯人说的,‘这符合逻辑,舰长’。”McCoy对此回以微笑。

Jim坐在病床上注视着显示器。“这事真闹心,看着你的船被别人接手而你只能干坐着。”
“放松,Jim。你着陆执行任务时还不都是Spock担任指挥。”
“那不一样。那时我不在船上。”Jim挥舞着双手,“这就好比一个男人当着你的面和你的女友来了个法式热吻。”
“比喻真糟。”McCoy瞥了他一眼,“你现在是个孩子,别顶着那么一张天真纯洁的脸说这种话。”
“我讨厌当个小孩子。”Jim说,“我是认真的。”
“别忘了小狗耳朵和尾巴。”
“闭嘴,Bones。”

tbc

[Star Trek翻译]It’s all about motive 皆有动机 (Spock/Kirk)

作者匿名,所以没授权啦。
翻译:Rios
谢谢面饼号的大家帮忙以及推荐这篇文给我的Cipher君!
不过这次可毛坯,大概哪天就会蹦出修改版(被打


It’s all about motive
皆有动机


Winona Kirk相信,并且一直坚信——即使她没有——她的儿子James Kirk足够聪明到不会说出任何他不想泄露的事。她不是说攸关性命的星联相关任务(对,她很确定他的满腔热血会让他卷入这种事件里),而是别的事情。不要吃变质的肉类。过马路时看两边。母亲会担心的那些事,她想。

这些中的一件并且名列榜首的是“别陷进虐待关系里。”

而和Spock——他儿子的大副——相关的一些事则使她警铃大作。并不是因为他是个瓦肯人(事实上她才不在乎呢)而是关于他的其他事情。她不喜欢压根读不懂他在想什么,还有那古怪傲慢的语言模式。她不喜欢他看Jim的表情。

尽管如此,她确实乐于看到Jim因Spock而迅速恢复活力。他时不时会否定或赞同,轻触他并且笑着进行只有他们听得懂的谈话。

“妈,”他说,“这是Spock。他是……他是我男友。”

起初,Spock高大英俊而又神秘十足的外星风情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并没有吓到她。

“您好吗,Kirk夫人?能够与您相识是我极大的荣幸。我希望我们能够建立并且维持这种健康良好的关系。”

Spock和Jim会坐在起居室里,Jim能说上好几小时他想说的事——他的过去,如何管理一艘星舰,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而她——和Spock会不可思议地维持着坐姿,时而点头并询问些恰到好处的问题。他从未提出任何有关他自己的童年,或者会对Winona造成困扰的事,而是让Jim一直说。

幸运的是,她也在避免了解她不想知道的任何事。

但是最近的拜访却让她更加焦虑。她看到了——即使她不想的,Spock的手以一种惊人的支配性力量按压着Jim的样子。Spock总是在上面,迫使Jim躺下,啃咬他,却未显示任何感情或想法的样子。那肯定像和机器人做爱。

不仅仅是他的行动,他说话的方式,事实上还有他说出的话。早餐时,Jim带着胸前的一大块瘀伤抱怨,Spock平静并且毫无感情的抬头看着他,怀疑的点点头。

“你以符合统计学的速度迅速恢复着,舰长。我找不出放慢节奏的理由。”



Winona希望,哪怕就一秒,Jim其实没把这个冷血的瓦肯人当男朋友。该死的,至少她知道和其他种族交往是什么样。Klingon人并不冷漠。或者,天晓得,其他人类。

“嘿,妈?”Jim说,向嘴里塞进最后一块松饼。“Spock和我要去查看星联刚刚送到的档案。我们会呆在我的房间里。”

“非常感谢您的松饼,Kirk夫人。我向您保证,这是令人惊喜的美味。”

~*~

“好啦,”Jim说,然后他坐在他那张小床上,而Spock认为,就在那时,他将开始进行冗长的说教,一边说一边背着手踱步,顺便讲点无关的奇闻轶事,“所以,你不能在我妈面前说那些事。我是说,我知道那不过是你那具有逻辑的瓦肯天性使然,你知道我都明白,但是我妈可不是我。我觉得她可能以为你在虐待我。”

“我们性爱中的一部分意外的确曾对你造成身体上的伤害。尽管如此,我所知道的虐待关系是指被虐待的一方并不渴望疼痛。”Spock偏头。

“对对,我知道。我喜欢被你咬。”

Spock的唇抽动了下。Jim大笑。

“但是我妈以为我不喜欢那样,并且,她认为你把我压倒然后咬我是不对的。我并不是说不让你这么做。但是你能不能别在她面前提起我的愈合速度和痛觉极限?我不想让她担心或者让她恨你。毕竟,她是我妈。”

“在失去我的母亲之后,我发现我很难与你产生共鸣,舰长。我由衷的希望我的母亲也能够担心我重要的另一半被虐待了这样的事。”

Jim坦然的看他。他磨着牙,考虑如何以最佳方式表达出他正在想的事:好耶,但是因为我妈还活着,所以和你死去的妈比起来,怎么把她搞定有那么一点更重要啦。

不管怎样,他宁愿说话也不愿意被掐死。

“你看,假如你不在企业号谈论这事,那就也别在我妈面前提起。”

“你从重伤中恢复的能力,和你设法在根本不涉及军事成分的任务中受伤的能力在企业号上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话题。”

Jim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他的大副。

“我很高兴我成功激起了你的愤怒情绪反应。”

Jim朝门口转身。

“我道歉,Jim。”Spock站起来,在Jim走到门口时将手放在他肩上。“请接受我的歉意。”

“如果你是为了我好,我接受。”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你可以不停的使我困扰,而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却是错误的。”

“噢,可怜的瓦肯人。”Jim大笑然后转过身,“我知道我能让你感觉好点。或者,我知道怎样你才会更舒服一些。我是个彻彻底底的混蛋,是吧?我真是活该被你打。”

Spock挑起一条眉毛,用双手捧住Jim的脸。

Winona被门上的重击声吓了一跳。她朝那边看看,然后皱起了眉。



晚些时候她去敲他们的房门时,忍不住猜测门那头他们的样子而哈哈大笑。这让她想起过去的时光,在父母进来前把George藏起来,并且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单纯又无辜。

而门的另一侧,Jim惊慌失措。

“我无法理解你的困惑,舰长。”

“好吧,我妈觉得你在违抗我的意愿。你觉得这有帮助不?”

他指着他喉咙上作为昨晚提议回报的一圈暗色淤青。

“你知道,你那时差点杀了我的样子性感极了。”

“我经常觉得我差点就杀死你了。”

“我是说,当你掐着我的时候。你让我有点性奋。”

“你在建议重现一下当时的情景吗?”

“不管我怎么刁难你,你都跟没事儿人似的,这点真令我愉快。”

“就像我曾经推论出的那样,你的痛觉极限比大多数人类要高出许多。”

“她肯定以为你要杀了我或是怎样。Shit。Shit。”

“Jim?”Winona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你还好吗?”

“等我会儿,妈。”他仍然惊恐的看着Spock,整理下自己。“好了,把你的胳膊放在我的脖子上。别掐我,试着把淤青挡住。如果我妈看见了,她多半会对你发疯的。”

“我不能理解你为何担心你的母亲可能会对我‘发疯’。你非常了解我很善于自我保护。”

Kirk突然看向Spock,摇摇头。“别管了。”

当她打开门时,Jim躺在那里, Spock在他身上。瓦肯人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在他身侧。

“嗨,你们两个,”她说。

“下午好,Kirk夫人。我诚恳的希望我们的现状没有使您生气。如果您要求的话,我会放开Jim。”

“没事,Spock。”

Jim如释重负的轻轻呼出一口气。

“我只想确定这儿一切都很好。没人受伤。放轻松。”

“您的要求极其不符合逻辑。我无法在遵守训练规章制度的同时‘放轻松’。”

如果说有时Jim Kirk会想给Spock的脸来上一拳,那么毫无疑问就是现在。

他的妈妈茫然的看着他们俩。“在床上训练?”她问,Jim能看见她在努力微笑,努力调侃,但是非常勉强。他必须在她面对Spock和Spock做出什么之前向她解释这件事。对于Kirk家目前的混乱,Jim非常肯定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解决它的人。“好吧。别用力过猛伤到你们自己,行吗?”

“我们不会的,妈。”

当Winona关上门后,Kirk瞪着Spock。“你真是个笨蛋。”他嘶声说道,从床上爬下来,往身上套衣服。“你怎么能在我妈面前那么说?说认真的,我猜你只是想开个玩笑,我是会觉得它挺有趣,但是这是我妈。我不能让她觉得你是个虐待狂或者其他什么,行吗?可她已经这么认为了,而你还在添乱。”

“我无法理解。”

“那是最糟糕的地方,我就知道你不懂。现在我们谈崩了,而且我还得去跟她谈。”

“舰长,请容我辩解。在这件事上我似乎造成了你的一些困扰,而我并不确定原因究竟是什么。如果你愿意告知,我将非常感激。”

Kirk挨着Spock坐回床上。他叹气。“我妈认为你掐我是在违背我的意愿做事。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看见自己的孩子脖子上有一圈项链似的淤青,就算我觉得没啥大碍。我也许该走到她面前然后跟她说‘对啦,我就喜欢在我的半瓦肯男友干我时被他掐脖子。他真的真的很爱我,虽然他表现的不咋地。’但是我觉得她可不会接受这种说法。”

Spock以Kirk称之为若有所思的样子抿着嘴唇。“如果你的母亲对于你和我的性爱表示不赞同,那么我会停止。”

“我知道我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和她谈谈。让我穿上衣服。你应该听听,但是别直接进来。尽量呆在远点的地方,用你那了不起的瓦肯听力偷听。我知道这些耳朵除了被咬和看起来很性感之外还有更好的作用。”

Spock挑起眉注视着他,Kirk大声笑起来。



“Jim,你的脖子怎么了?”

“妈,我们得谈谈。”

Jim Kirk,熟知各个领域的非凡舰长,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对于紧张到哑口无言的感觉了。和自己的母亲谈论他的外星男友的经历更是从未体验过。与他做过的其他事情,包括每次贸易谈判,每次反星联的恐怖袭击相比,和他的母亲谈一谈才是最要命的难题。

这有点尴尬。

Winona惊恐的瞪着自己儿子脖子上明显的淤青。

“对,我们是得谈谈。他对你做了什么?你不能——”

Jim举起手。“等等,妈。先听我说,成不?”

她认真的望着他。

“我知道你觉得Spock是个压根不关心我,只是一个为了性和虐待而利用我,卑鄙凶残的半瓦肯人,但是这不是事实。说实话——”呼吸,Jim“是我让他打我掐我咬我,而这些扭曲怪异的爱好是到死我也不打算告诉你的。所以,这些是我自作自受,而不是他强迫的。不要因为这些淤青就以错误的角度看待他,这都是我要求的。我打心底知道他绝不会伤害我,除非我自己要求他这么做。”

Winona用双手捂住嘴,拼命地想要相信她的儿子。

“我也知道他不管看起来还是听着都那么彻底的冷酷无情,但那也不是事实。我没法清楚地解释,可是我明白他关心我,尽管他不善于表现出来。瓦肯人不能明显的表达情绪,而Spock是个半瓦肯人,他总是尽他最大的努力不表露出情感,所以这的确是他的事。但是相信我所说的好不好,妈?”

她沉默了很久,然后看看周围。Jim坐立难安的等待着。

“你能从门后出来了,Spock。我知道你在那儿。”过了一会儿,她说。Spock推开门,一点也不惊讶(其实什么表情也没有),但是他在Jim身边坐下,并让Jim的头靠在他温暖的瓦肯肩膀上。

“你怎么知道他在?”Jim呆在他的新位置上问道。

“我是个母亲,母亲总是知道所有的事。”她微微一笑。“现在你们俩都在这,我很高兴Jim能跟我解释了一些发生过的事,但是我想和Spock单独谈谈,好吗?”

Jim站起来困惑的看着她,而她点点头。Spock也看着Jim,之后舰长离开了房间。

“单独的意思就是只有我们俩,James。”

她听见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走廊中。之后,她转过身面对瓦肯人。


她看见他脖子上有一小块吻痕,但是比不上Jim身上的淤青。他的表情有些被动,带着点困惑。他似乎不确定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尽管如此,他仍然将手交叠放在膝上,直视前方。如果换个情况,Winona会钦佩他的严明守纪。

“我向您保证,Kirk夫人,” 漫长的沉默过后他说。他的声音对她来说还是很冷漠。“在任何情况下,除非他明确的要求,我都曾未在任何程度上伤害过您的儿子。在我的母星瓦肯,婚姻是被安排妥当的,而基于情绪化,特别是基于强烈爱情的交配活动是被禁止的。这种情感化的关系对我来说十分陌生,而我承认,有时即使我理解所处的环境,我的行为仍令人觉得无法接受。我不希望您对我持否定观点。请接受我最真挚的歉意。”

这段独白带给她一个欢迎的微笑。“接受你的歉意,Spock。将来,就算他自己开口要求也别伤害他太严重了,好吗?我猜你知道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弄出一身伤。”

Spock的唇角向上微微抬起,而这意味着一个微笑。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

“我向您保证,Kirk夫人,我很清楚他有自杀倾向。每次执行任务时提醒和警告他正在陷入危险是我的职责所在。他是那些——就像地球人所说——先上车后补票的人中的一员。”

“没错,他就是那样。”她笑出了声。“谢谢,能不能拜托你尽可能的照顾好他?作为我的独生子,我总是很担心他。“

Spock这次笑得更为明显,他起身。“我绝不会停止保护他,”他说,声音中充满力量。“这点我可以向您保证。”

“既然如此,做爱做得再激烈都随你喜欢。”

“感谢您的祝福,Kirk夫人,”他说,而后离开房间。

Winona Krik微笑着摇了摇头,并且惊讶于自己刚刚答应的事情。


FIN.


翻完的废话:舰长你又被自己人卖啦。诶嘿。

呼嘿/~

面饼号的大家都是好人!(别随便发卡好吗?
他们激励我不断进步!感动泪目!

这两天在翻译非常可爱和喜感一篇文XD
顺便练习剪片子中-3-/
……
……
口胡,我本来不是个画手吗!!!?
好久没画图了TUT

另:用来练手剪的片子是Watchmen=w=/CP当然是夜枭罗夏!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プロフィール

Rios

Author:Rios
MailAddress&MSN:
bloodtypev@hotmail.com

DC comics:
Dick Grayson
Bruce/Dick/Bruce
Clark/Bruce
Wally/Dick/Wally
Roy/Dick
Bruce/Selina
John/Shayera

WATCHMEN-Rorschach
Nite Owl/Rorschach

Marvel Movie:
X-men-
Wolverine/Cyclops
Ironman-
Tony Stark

Star Trek:
James T Kirk
Kirk/Spock/Kirk

Supernatural:
Dean Winchester
Sam/Dean

White Collar:
Peter/Neal
Peter/Elizabeth

The Boondock Saints:
Murphy/Conner

Sherlock Holmes:
1984 TV Drama-
Holmes&Watson
2009 Movie-
Watson/Holmes

Watch--
TBBT-s03 finished
WhC-s01 finished
House-s06e15
GG-s03e14
Heores-finished
Fringe-s02e15
84Holmes-finished
SPN-s05e15
ST TOS-s02e15
DRRR-12
Titans-finished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豆瓣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国産小麦シリーズ3キャラクターパック

FC2カウンタ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